婉兮那么可爱

这个婉兮最近都在嗑追凌和桑仪,已经到了神志不清的地步
【cp洁癖很严重!!!】

阿凌。

我天,钱老师到底是什么神仙大宝贝

那一声阿凌我爆炸啊,原地反复去世啊

仪枕怀安【总结】

完结撒花,辛苦十二了


今晨十二――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仪枕怀安!!!11.11桑仪24h活动!!!


正式落下帷幕啦!!!


经过一天的沉淀热度后,目前文手和画手热度最高的分别是鬼泪幽太太 @鬼泪幽 和秘辛太太 @秘辛


让我们把掌声送给她们!!!


但是其他的太太们也很努力,期间被我各种催稿也没有烦我【也许???】


不过遗憾也是有的,4点,16点,19点,22点的四位太太临时失踪,也没有提前对我说,有一位太太可能完全没有看群格式和我在群里规定的格式不太一样【笑】,而且自己因为在准备考试也没能及时处理,自己的文没码完也就算了,还影响到了活动,真的是十分的抱歉。


下面是各位太太和她们文的链接


【不过因为老福特更新过以后我就不会弄超链接了,链接放评论】


仪枕怀安结束了,但是桑仪永远不会结束。


我爱桑仪,也爱大家。

【坐怀不乱】

【11.11桑仪24h活动】12:00


再过一天,就是整整三个月了,蓝景仪用红笔在日历上把十一号画上一个叉后如是想到。他们在一起后基本上是形影不离,分开的时间就没有超过一个星期,这次聂怀桑到国外去参加一个钢琴活动一去就是三个月,一年的四分之一就这么没了。蓝景仪打开冰箱门取出一些食材,准备给自己弄些午餐。他与聂怀桑的屋子很宽敞,是两层阁楼式的家庭住宅,两个人的时候便会觉得很热闹,一个人的时候便有些冷清了。瓷刀切割青菜的声音在屋子里被放大,蓝景仪突然想起聂怀桑的钢琴,定是攒了不少的灰,待会该好好清理一下了。

说起来刚刚思追打电话来邀他一起出去,他还隐隐约约听到金凌的声音——他在心里狠狠给聂怀桑记上一笔,七夕没人影,十一不见人,如今这不用过的节也是要过了。

煲汤的空档蓝景仪抽身把聂怀桑的钢琴打扫了一番,发现汤还没有好就顺便把卧室也给收拾了。干了这么多活他也饿了,但面对热菜时反而没什么胃口了,昨天熬夜和金凌组队打游戏到凌晨,规律的作息时间让他早上六七点就醒了过来,再也睡不着,现在该完成的事都完成了,闲下来就觉得疲乏,草草吃下一些东西他便爬回被窝补觉去了。

网上说不能下午睡太久,否则傍晚睡醒时面对昏黑且安静的屋子会倍感孤独,蓝景仪昏昏沉沉醒来发现似乎这似乎是有道理的,他想聂怀桑了。“滋啦——”什么东西下热锅的声音,蓝景仪一惊,或者说是一喜,没顾得上穿上鞋便下楼。

聂怀桑正在厨房里做晚饭,应该刚回来不久,行李箱还在客厅的钢琴旁放着,他身上的衣服也没换,西服外套被随意地挂在沙发上。蓝景仪悄悄靠近聂怀桑,刚巧青菜下锅的“滋滋”声为他打了掩护,聂怀桑根本没发现他的接近。蓝景仪可不是什么小鸟依人的人物,让他乖顺地从聂怀桑背后抱住他撒个娇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了,他只会锁喉,对,锁喉。聂怀桑比他高,他踮着脚才不至于将人扣到后仰,他问道:“干嘛不开房间里的灯,还不告诉我你回来了,你就不怕我以为家里进贼了下来把你打一顿?”

聂怀桑闻言笑笑,在不挣脱蓝景仪桎梏的情况下把火给关了才反身将人拦腰抱住先交换一个表达思念的吻才道:“你倒是给我说说,有哪个贼会这么乖的给你做饭啊?”蓝景仪照着他胸口来了一拳他,他眯眼浅浅笑了两声才道:“好了,看你睡那么香怕开灯把你弄醒,听思追说你昨天晚上和金凌打游戏打很晚,想让你多睡一会儿,你看,为了保证你的良好睡眠我衣服还没换,行李箱都还没搬。”

蓝景仪道:“得了吧,那你干嘛回来不先告诉我?”聂怀桑回道:“惊喜嘛,还差一天就要三个月了,我可不想创下一别三个月的记录。”蓝景仪哼了一声,面上却是掩不去的笑意,考虑道聂怀桑白衬衫万一粘上油渍不好洗的问题,蓝景仪主动接过做饭的任务,对聂怀桑道:“你快去换衣服吧,我来做饭就好了。”

聂怀桑却道:“没事,等一下还有事要做。”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能从评论链接里见了( •ิ_• ิ)


https://shimo.im/docs/tPsuLy1XL60khnY8/

点一下,重新编辑过了



如果翻了就到评论区找找吧



【一枕槐安兮,仪枕怀安】


【凤栖梧桐】叁

1.

佳肴前陈,一向喜食的蓝景仪却没了胃口,甚至觉得胸闷,他几次抬眸偷瞄聂怀桑,企图从聂怀桑的眸子里找出一丝不快或是怒火,然对方喜怒不形于色,他终究摸不着聂怀桑的一点情绪。正是因为聂怀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才因愧疚而更加坐立不安,只得在心里不断更正道歉时的措辞。

饭毕,吴煜似乎还是不适便先回去歇下了,而林御楠与他先前就相识,也同他一道去了,而蓝景仪随着聂怀桑去了前厅。聂然端上来两盏茶,分别置于聂怀桑和蓝景仪面前,既而退下了。

蓝景仪率先打破了这沉默的局面,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道:“聂宗主,真的十分抱歉,我与吴煜又去了行路岭,您之前明确同我说过不许再去,如今犯错了,怎么样的惩罚景仪都可接受。”

聂怀桑闻言,眼睛稍稍眯起来,以扇掩面道:“是吗?我想想……抄家规如何?没记错的话,蓝氏家规已经增到四千一百多条了吧?”

蓝景仪道:“四千一百八十三条。聂宗主想让景仪抄几遍?”聂怀桑见他这般果断答应下来,刚忙收起扇子,道:“哎别别别,你可别真给我抄雅正集,我要你们家家规做什么,逗你玩呢!下次让吴家那位小公子别再如此莽撞便可,今日若不是及时关了禁制后果不堪设想。”

蓝景仪应声,沉默一会儿,试探性地问:“聂宗主,景仪斗胆,想同您一起追查行路岭一事。”末了见聂怀桑不说话,又补充:“晚辈绝不会拖累您的。”

聂怀桑敛了笑意,神色变得严肃起来,道:“这事,不可。”蓝景仪欲出言争取,聂怀桑抢先道:“据我知,你们应是来清河夜猎的,我会安排人寻一处地方给你们……而行路岭一事,你们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蓝景仪猛然站起,问道:“为什么?”

聂怀桑并没因他这有失仪态的举止激怒,一甩纸扇将其展开来,遮掩住大半张脸,道:“我同意有多大用处?你是蓝家人,要去,也得是经过你们蓝家同意的。”

蓝景仪被他这一下堵得哑口无言,攥紧了衣摆又无奈地松开。聂怀桑见他如此,轻声道:“你若真想去,便先同二哥说一声吧,他若是同意了我自然也没意见。”

2.

因翻阅古籍忘了时间,直到丑时才歇下,次日辰时过了大半聂怀桑才起,他提前吩咐过聂然照顾好三个小辈,现可慢慢享受早膳。

一个包子刚下肚就见蓝景仪疾行而来,聂怀桑见他如此兴奋不禁疑惑起来。蓝景仪向他行礼后,将手中折的整整齐齐的信纸展开来,笑得有些得意:“聂宗主,泽芜君同意啦,这下我可同您一起了吧?”

聂怀桑着实吃了一惊,这蓝景仪纵是同辈中的翘楚也还只是个未及弱冠的孩子,况且这下药人还会蛊术,蓝家怎就放心让他出去闯?

蓝景仪目光如炬而聂怀桑眼神躲闪。蓝景仪怕聂怀桑反悔,赶紧道:“聂宗主,您不是要反悔吧?”聂怀桑尴尬一笑,清了清嗓子道:“二哥都同意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你想好了,我什么都不会要出事了我可没法护你。”

蓝景仪眼神直移至聂怀桑随身佩刀上,微不可查地皱起眉头。聂怀桑自然发现了,道:“我都许久不练刀了,若是和你打起来,不过三招必败。”蓝景仪顿觉尴尬,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安慰聂怀桑。

聂怀桑看他无措模样有些想笑,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蓝景仪见他笑了更觉窘迫,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聂怀桑道:“抱歉抱歉,我克制一下……”却还是抿着唇低头笑。蓝景仪道:“聂宗主!”聂怀桑这才止住了笑意,对他道:“好好好,我不笑你了。我已经查到一些事情了,后天便出发,你也准备一下吧……对了,你那两个朋友也去么?”

蓝景仪挠挠颈后,道:“他们说,家中的长辈要他们亲自回去禀明。”聂怀桑道:“嗯……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吃?”

3.

那日过后的第三日,聂怀桑安排好了家族事物便寻到前厅寻蓝景仪。他正和聂怀桑养的那只鹦鹉玩得甚欢,伸出了手指逗它,见聂怀桑来了,便起身行了个礼:“聂宗主。”

聂怀桑道:“你可以对我换个称呼,今日下山后你若还喊我聂宗主岂不是自爆身份?虽说那下药人应是知晓了,但身份暴露着实麻烦。”

蓝景仪道:“聂,前辈?”

聂怀桑不知为何觉着有些怪异,摇摇头,道:“你还是直接喊我怀桑吧。”蓝景仪一听正色道:“唉?不行不行,这怎么可以?于礼不合!”聂怀桑叹了口气,道:“景仪,你可否听过一句话——长者赐,少者不敢辞。”见蓝景仪点头,聂怀桑继续道:“那现在,我给你喊我怀桑的权利,你不可辞。”

蓝景仪这下没法子拒绝了,只得撇头时小小声嘟嚷:“哪有这样的。”

聂怀桑付之一笑。聂然此时从门前进来,作揖后道:“宗主,马车已备好。”蓝景仪不解,抓住聂怀桑的衣袖问道:“去哪里?直接御剑不是更方便么?”聂怀桑笑道:“你对我可真有信心,但我可真不会御剑,难不成你让我和你共乘一剑?”

蓝景仪的下巴像是脱臼了般,他听闻过聂怀桑仙资不好,结丹比同辈晚了许多,就连本人也说过自己的天资像是在娘胎里被狗啃过这样的话,可没想到会是差到如此地步。他向来口无遮拦但也知晓分寸,再说下去他可能会戳到聂怀桑痛处,便闭嘴不提了。

3.

蓝景仪御剑惯了,突然坐马车不用保持精力高度集中反而不习惯一会儿玩抹额一会儿数腰封上的流苏有几根线,可真是无聊到了极致。聂怀桑倚着车窗正看着卷子,他总归是不好打扰的,便撩开靠自己这一侧的车窗帘子吹吹风看看沿路风景。聂怀桑看得累了拿水喝时才发现蓝景仪趴在窗沿上睡着了,他长叹一口气,将蓝景仪扶起,自己往边上挪了挪地方再让人躺下。大概是趴在手臂上太久的缘故,蓝景仪一边脸都是红印,被另一边脸的白皙衬得极其明显,聂怀桑目光一移,发现蓝景仪的抹额搭在脖子上。

聂怀桑闭眼在心里默默抱歉道景仪啊景仪你可别怪我动你抹额,实在是怕你等会翻身让抹额给勒着了,真的不是乘人之危。极其认真地道歉后聂怀桑迅速将蓝景仪脖颈上的抹额给挪了位置,好生安放好。意欲将手收回却被蓝景仪抱住,聂怀桑额上青筋一跳,稍微使了些力气抽手但收效甚微。早听闻蓝家子弟各个臂力惊人,却不想可怕到如此地步。聂怀桑就差仰天长叹了,当下他保持斜俯着身子,右手手撑住身子,左手以及小臂被蓝景仪双手抱着紧紧锁住的姿势。他总不好扰人清梦,且他才碰过蓝景仪的抹额心怀愧疚,纵是右手已隐隐发麻也坚持着不把一些重量分到左手上避免压到蓝景仪 ,这种体验简直是苦不堪言。

马车行驶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颠簸,蓝景仪受此影响睡得不深,悠悠转醒只见聂怀桑一副生无可恋的的表情,他惊叫一声猛的起身,两人额头相碰发出一声闷响,可见力度之大,又因蓝景仪抱着聂怀桑的手臂还没松开,他一起,就推着聂怀桑整个人往前倾,险些让聂怀桑摔了。蓝景仪突然发现自己抱着聂怀桑的手吓得赶紧松开,似乎还带着推送的动作,其惊恐程度让聂怀桑觉得自己的手是块烫手山芋。蓝景仪本还迷迷糊糊的,这下是直接被吓清醒了,竟然作出这么丢脸的事来,他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只是这是马车并无地缝给他钻。聂怀桑皱着眉嘶嘶倒吸冷气,左手托着右手坐直身来,他右手已经完全麻了,原先还会觉着手掌发疼现在是毫无知觉,整条手臂似乎都不属于自己了。

蓝景仪这才硬着头皮,贴过来关切道:“聂宗主……怀桑,你手没事吧?”聂怀桑见他脖子耳根都烧了个通红,紧抿着嘴眉头都快宁到一起去了,起了逗人的心思,便故作可怜道:“哪能没事啊,都撑了有小半个时辰了……”蓝景仪无言以对,窘迫不已,便主动提出帮聂怀桑按摩手臂,聂怀桑欣然接受了。

按摩效果的确不错,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聂怀桑的右手就恢复了个七七八八,聂怀桑笑道:“景仪你怎么技法如此娴熟?我记得你是主修剑术的。”蓝景仪一笑,分明是带着得意的,他回答道:“我单手倒立抄家规后,支撑的那只手也常是麻木无觉的,泽芜君后来就教我这方法,学会了自己按按恢复会快些,不然第二日抄家规进度会慢下来的。”

原来蓝氏小双璧之一蓝景仪三天两头就要抄家规这一传闻是真的,聂怀桑暗想,又回想起当时在云深不知处求学时抄雅正集抄到几乎崩溃,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相比之下好像自己比较幸福,不用多抄一千条也不必倒立。

_(:_」∠)_剧情真的很慢热,不想写他们进展那么快,想写他们一起经历一些事情再发现自己的心意

另外因为还在上学,写的时间少,我比较喜欢攒了一些再发,真的不是鸽了。

文手的日常

本人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4,文手墨菲定律:写着OOC的一般未必会OOC,写着肯定不坑的……大多都坑了。


5,作为一个文手,没被屏蔽过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揣摩系统敏感带是文手的日常游戏。


6,翻车速度验证车技!


7,每个文手都有一个画手梦,羡慕画手的笔可以让抽象的描写跃然纸上。并且在读图时代,画作的热度真不是文字能企及的。


8,越忙时越容易开脑洞想摸鱼,闲下来时反而只想躺着吃粮(这个我觉得应该是文画的共通点吧)。


9,脑洞一时爽,卡文火葬场。不写文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文盲。


10,即使这样,“构建一个世界”和“讲一个故事”的冲动还是会让文手拿起键盘。





所以,碰到喜欢的文手,请不要吝惜你们的评论,和她分享你的感受吧,每条评论都会为爱添加燃料,成为文手产粮的动力!!




“今日清谈会,蓝思追会来。”


气死我了电脑抽风都不可以从网页发了😭😭😭手机端色差好大啊,甜蜜滤镜快救救我

【看我!!!】

这里是婉兮,喜欢躲着吃粮,有几率掉落粮
高二学生党,周更月更年更都有可能

CP洁癖极度严重,请不要安利拆逆CP

【魔道】
忘羡/曦澄/追凌/桑仪/聂瑶不拆不逆,云梦双杰/姑苏双璧/姑苏小双璧/舅甥友情向(亲情向),不吃任何all以及骨科(尤其是有血缘关系的)
义城组比较少吃,所以还没有确定口味。

平时不是暴躁婉兮但你要是在我这拆逆我CP,头都给你打歪( •ิ_• ิ)。

【yys】
酒茨/光切/双龙

【王者荣耀】
信白/云亮/铠约(不吃铠宝和百里骨科,雷)

wb:婉兮那么可爱
【基本上都是在老福特,偶尔才去搬搬粮。】
是个写文不行画画也不好的咸鱼,但是在尝试成为双修大佬(不!)

可以唠嗑但不要提及拆逆CP,这样我们是朋友

【桑仪】在下名叫聂怀桑

😂😂😂😂我笑死,不净世翻墙大队领导者——蓝景仪

鬼泪幽【约稿转主页置顶】:

沙雕填词


清河山间,聂家门前
有位宗主  胆小怕事  怕出了名
问我什么,一概不知
问急了我也不可能告诉你


赏花逗鸟,我的心情很好
除了让我  去练刀


就我一个  留级三年还不过乙
就我一个  伙同老祖一起作弊
多可怕哦你要问我的名字
听好了哦哦,在下名叫聂怀桑


一朝成宗主  我也没想到
经多年谋划终于把仇人扳倒
亲眼看大哥和他封棺同葬
各位家主,哦哦,清河聂氏不会倒!
哦哦,有我聂家不会倒!


景仪……


还记当年,弱冠清闲
小景仪一见我就亮起了双眼
送他礼物,桃酥糕点
他一笑 我马上 捏捏他小脸
曦臣哥哥  我真对不起你
拐走景仪  跟我姓


就我一个  掌控全局  看透人心
就我一个  装傻充愣  演到结局
除了景仪  其他的  我都不关心
听好了,哦哦
在下名叫聂怀桑


门生都听好  主母不许伤
蓝景仪想要翻墙  就让他翻墙
和你们过招别忘了要让一让
记住了,哦哦,聂家主母不许伤
哦哦,否则填进祖坟墙


世人都说我老牛吃嫩草
这年头贴心伴侣真不好找
我也没人江澄要求那么高


到头来,哦哦
蓝家白菜到手了(liǎo)


就我一个  宠得媳妇  入地上天
就我一个  春宫一堆  好不要脸
四大家族  遇上蓝家  通通弯掉
你问为什么,他家颜值太逆天


景仪过来我们一起上街玩
你吃得多我让人给你换大碗
不净世所有墙头你都随便翻
卧槽,夫人,住手,那是厨房的料酒!
哦哦,在下名聂怀桑!
宠妻狂魔聂怀桑!

【鳳棲梧桐】二

零零散散碼了一些,慢慢來( •ิ_• ิ)
大概會是一個懷桑帶著景儀抓人的故事👀
有一些原創人物
1.

睁开眼的时候世界不甚清明,身体没有什么疼痛但酸软无力,连抬起手来揉揉眼睛这么简单的动作都没办法完成。蓝景仪认命地闭上了干涩的眼睛,不是要整理思绪只是想换个角度继续睡下。只是不知道为何睡不着了,或许是因为这屋子里飘有淡淡丁香清香,而不是云深不知处他房里燃着的檀香味道。

吱呀一声雕琢着精美花纹的木门被人推开,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冲散了丁香花香直窜入他的鼻腔,与蓝家的药膳味道偏差不大,但他还是皱起了眉头。

“你醒了。”来人这一句话语意不明,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蓝景仪扭头一瞧,那人身着玄衣手持折扇,外衣上还纹有清河聂氏标志的兽头纹——聂怀桑!!!蓝景仪呼吸一滞,手肘一撑就想起来行礼,只是药劲尚未过去的身体哪里能听从他的意愿,背部刚刚离开床榻便又贴了回去,一时间窘迫不已,又在外头丢脸了这么不合礼数的行为被先生知道了又要家规伺候了。

聂怀桑哈哈笑了两声,使得蓝景仪更加无地自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才好。聂怀桑走近,将袖子里的小瓷瓶拿出在手掌心里道出赤红的一粒小药丸喂他服下。清甜在嘴里弥漫开来,待到景仪细细品尝完那一粒丹药时四肢也恢复了力气,他坐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补上缺失的礼节,聂怀桑轻摇画有墨竹的扇子,道:“不用这么拘束,随意一些便可……这些药你喝了吧,也是解迷药药效的。”

景仪接住药道谢后服下,这药苦极了还与残留在嘴里的甜味混在一起,有些恶心,偏偏还不能说出来,憋屈。聂怀桑以扇柄轻敲木案,便见聂家弟子进入房内,手中还有散发寒气的半透明球型器皿,其中还装着一小团黑色。聂怀桑轻咳示意,那弟子便将器皿放在木案上抽出一张符篆对其施法,只见球型器皿的器壁越来越透明,当中的黑色轮廓也渐渐清晰——那竟是一只有少年小指头大小的虫子。

“这虫身上的毒有致幻作用,是从与蓝公子一行的林家公子手臂上抓下来的。”门生道。

“他们俩怎么样了?有生命危险么?”蓝景仪一时着急上手扯住了聂怀桑的衣袍,也没发觉自己失礼。

聂怀桑以扇掩面,神色有些尴尬却是在躲避的,他试图从蓝景仪手中解救自己就要被蓝景仪撕裂的袍子,未果,便用带了哀求意味的语气嚷道:“哎呀你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你问聂然好了,问他,别问我。”果真一问三不知,没一点宗主样子。

“暂无大碍,只是吸了太多迷药,还在昏迷。”聂然轻咳一声,明显是在提醒蓝景仪注意仪态了。

“还好还好……对了聂宗主您能再带我去一次行路岭么?景仪认为那下迷药之人会在那留下痕……”毕竟是在别人家的地界,要去闯还是得问过的。

“哎哎哎,不可不可,那地方可不能去。”聂怀桑未等他说完便打断,继续说道:“迷药这件事我们会盘查的,至于夜猎地点,换个如何?要上山下海都可以,只是别去那了。”

景仪这个人永远嘴比脑子快,聂怀桑话音刚落便问出为什么,自然是得不到答案的。可越不告诉他,他便越是好奇,再说被下迷药还差点被同伴要了命的是他,凭什么不让他去追查。

聂怀桑带他去看了同伴,吴煜已是醒了的,只是药劲未散只得躺在床上不得动弹,去看了林御楠却见那人双目紧闭,面无血色,手也是冰凉的,若不是他的胸膛还在有规律的起伏蓝景仪就认定他已身亡了。聂然道:“林小公子体内有蛊虫的余毒,不致命,已经命人配药让他服下了。”

聂怀桑应声,命他让膳房准备多些菜样,聂然退下后聂怀桑同景仪说:“你别丧着张脸了,这林小公子醒了后你们要去哪猎妖兽我给你安排好成吗?”他一顿,又补充道:“不过先说好,行路岭除外。”

景仪不应声,聂怀桑默认他同意了,想来这次事件尚未处理便先行离去了,关上房门还未来得及迈腿下台阶便听见屋内小小的抱怨:“不让去就不让去,清河这么大我蓝景仪还猎不到一只中阶妖兽么?……清河的特色菜是什么来着?”

2.
“宗主,没追到。”聂然道。

“无妨。”

暗室中放置多颗夜明珠,十分明亮,却驱不散聂怀桑眼底的阴霾,此刻他哪有一点游手好闲公子哥的样子,手指有一搭没一搭敲在扇柄上,沉默片刻道:“南诏有蛊术,取蛇蝎、蜥蜴等携剧毒之物同装一器,待他们一番厮杀,最后活下来的那一只便称为蛊。来者目标不明,多派人手护好那三个小家伙,能活动自如后立刻送他们回姑苏。”

“是。”聂然应下,见聂怀桑复沉思态便打算先行告退好安排人手,刚步出几步聂怀桑便叫住了他:“等等,蓝景仪那边多加一些。”

“为何?”聂然不解,姑苏蓝氏的教导向来严格,再差的学生进去出来实力也是同辈中的中上流,更别说亲眷子弟了。

“他不是个安分的小家伙。”聂怀桑捏了捏鼻梁,似乎很疲惫。真不敢相信这蓝景仪是二哥带出来的。

3.
天色渐暗,不净世的建筑又多以玄色为主,不似云深不知处以淡色为主的房屋亮眼,让蓝景仪觉得有些压抑。
他在房里也待了有小半个时辰了,无论做什么思绪都会飘回到行路岭上,可聂怀桑已经表明了态度不同意他们去,他难道还能在别人家里泼皮耍赖闹着要去不成?
太安静了,他倒茶入杯的声音都在这沉寂中显得格外刺耳。他回头看林御楠,那人脸色已经渐渐恢复一点血色,只是仍是处于昏迷状态,蓝景仪愈发无聊了,只希望抓个人来陪他聊聊天,不然他今天就要在这不净世活生生闷死了。
“铮——”灵剑出鞘声。
莫不是埋伏他们的人杀到不净世来了?
蓝景仪拿起佩剑三步作两步冲了出来,只见一些聂家门生纷纷御剑冲上天去,他顺着门生飞行的方向一看,他们在追的竟然是吴煜!蓝景仪抓住其中一个门生问道:“吴煜是不是发现了给我下药的那人的线索,去追人了?”
那门生回道:“蓝公子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吴公子不知是怎么了,刚刚突然拿着剑就从屋里冲了出来,急急忙忙的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问他他也不说,然后他就御剑要走了!这不净世高空可是有禁制的,没有令牌,撞上了可不得了。”
蓝景仪一听,也赶紧御剑去追人了。魏无羡回来后他们小辈下山夜猎的次数也增加了不少,有时候得御剑飞行好久,蓝景仪早就熟练得不行,很快就超过了聂家的门生跟在吴煜后头。
“吴煜你停下,这是不净世,你这样贸然御剑飞行若是撞上聂家结界可不是闹着玩的!”蓝景仪大喊道,可两人飞行速度太快,耳边全是呼呼风声,吴煜哪里听得见他的警告。
蓝景仪一手摸向自己腰间,却摸得一手空,心道:天啊,我竟是没把外袍披上就跑了出来,什么符篆都没带上!
前方的吴煜剑锋一转,直直往一片树林俯冲下去,蓝景仪一惊,脚下角度一转也跟了上去。冲过云层,便见脚下是一片茂林,墨绿之中有一白点,蓝景仪御剑穿过云堆时担心将吴煜跟丢了,眼睛一刻不离眼前翻飞的衣诀,眼睛被大风吹了许久干涩得很,此刻眼眶中全是泪水糊了他的视线。他抬手揉了揉眼睛,模糊的世界变得清晰起来——这,这不是行路岭吗?

吴煜寻了一地落地,来不及收佩剑入鞘就急急忙忙四处查看似乎在寻找什么,蓝景仪落地他还径直扑过来,见是蓝景仪眼中的光亮碎了。蓝景仪不明所以,见吴煜心情低落正想要说些什么安慰人好将人劝回去便猝不及防被推开了。

吴煜奔向蓝景仪身后的树林,惊喜大喊道:“阿姊!是你吗阿姊?”

林中无人。吴煜难以相信地寻了一番无获,眼中的光散了个干净,蒙上一层水雾,被他倔强地憋在眼眶中,口中还喃喃道:“阿姊…阿姊…”

4.
蓝景仪与吳煜御剑而归,一路无言。回到不净世时,蓝景仪猛地想起聂怀桑是明说不许他们再去行路岭的,完了完了,闯祸都闯到别人家里了。
聂然见他带着失魂落魄的吳煜回来边便凑上来,向他行了一礼,道:“蓝公子,林公子,请随我来吧,宗主已经在等了。”

發現最後一點把人的名字打錯了,已經更正好了😷😷😷

别人兽化长耳朵都是兔子,猫和犬的,怎么就你是狐狸啊,聂怀桑你反省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