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兮和你拼了

咕了咕咕咕咕?

白白快来让我抱抱😭😭😭什么绝世大宝贝儿哦我才发现敏白原来叼着四叶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辽

昼息桑仪下

来玩鸭😭😭😭


今晨十二――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2019桑仪群第一次搞事情


2.14相遇主题活动——【昼息桑仪下】


开始招人辽!!!


采用神秘捆绑普雷


作品形式可文可画可其他【比如剪纸啊字啊染卡啊】


招人时间截止1.7


想参加的可以私聊这个鸭~→ @今晨十二――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以捆绑双方总热度排序,前三名都将得到神秘奖励


期待大家踊跃报名鸭!!!


目前参加的人如下


@骤雨打新荷 


@Shevoj_芝士 


@婉兮那么可爱


@雨回恫


@卿祭泉


@鬼泪幽


@万物易阳


@氿尔干盐湖👾


@不染江


@咯咯咯咯巫


@谭枫


@从此君君不早朝


@兰心叩首


@今晨十二――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梧桐]捌

是个坑,原著向

前文链接有空再补


须知蓝景仪身上带着魏无羡特制的风邪盘,聂怀桑甫一离开,就听得那风邪盘转得飞快,蓝景仪急忙将其从乾坤袋中取出。转得如此之快,若是什么厉鬼就麻烦了,蓝景仪顾不得其他,“铮”地一声利剑出鞘,少年三步并作两步奔向了后院,御剑向着风邪盘指引的方向去了。


身处云霄之上,衣诀翩飞的“哗哗”声未曾断绝,疾风吹得眼睛干涩,不断泛出泪来,绕是寒风侵袭,也压不住蓝景仪内心那股兴奋劲——在调查途中除了邪祟,岂非妙事一桩?


估摸着飞了有半柱香时间就到了风邪盘所指之地,他抟旋而下,冲出厚厚云层才发现这小小一座山竟蔓延着诡异的迷雾,蓝景仪心道这可不妙,怨念都已强到引来迷雾了,看来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不过,正好!


蓝景仪御剑俯冲向雾气最浓处,至离地两米处纵身一跃,反手持剑,一手捻符一手挥剑,只见符咒冒出了蓝色的火焰驱散了蓝景仪周身的雾气,而剑气化作一道澈亮的残月状蓝光,将方圆几里的雾气劈了个烟消云散。


不想雾气一散便有尸体的腐烂恶臭袭来,蓝景仪眉头拧在一块,赶紧以袖捂面定睛一看,两三步外的草地上有一破破烂烂的染了血的草席,周遭还有两三只老鼠绕着嗅,蓝景仪啐了一口:“什么东西如此恶心!”


几道剑气猛然落地,顿时土块飞起尘埃扬起,惊得那几只老鼠混乱而逃,待到尘土消尽,蓝景仪才小心翼翼地靠近。看到那只露出粘着黑红血块的白骨的脚时,蓝景仪顿时颈后泌出冷汗,几乎抑制不住呕吐的欲望——他突然感谢起魏无羡之前带他们夜猎时练着他们的胆子了。


他心里抵触,自然不会拿剑挑开席子,自乾坤袋中摸出咒符扔到那席上,便见周边卷起疾风来,将那席子给吹开了——一具无手男尸!


定是老周了!蓝景仪怔住,他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死状,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四肢附着的肌肉皆被啃噬殆尽,一些骨头更是被咬出了细小的洞,骨粉被血染成黑红色。


蓝景仪纵是厌恶这人,也不会留他的尸身在这受烈阳暴晒,遭风吹雨打,他在旁边劈出一个足够深的坑来,对着老周的尸身轻轻道:“得罪了。”尔后念诀招来旋风盘转在草席下,将尸体平平抬入坑中。


将人埋好后,蓝景仪还收剑入鞘给他念经超度,念至一半时忽地刮来一阵阴风,早已安静下的风邪盘再次吵闹,蓝景仪心道不妙,莫不是有什么东西悄无声息靠近他要从背后偷袭?


未等多想,身体率先做出反应,引剑出鞘,回身猛然一刺,却除了空气什么也没碰到——他的身后分明空无一人。


见状,蓝景仪赶忙拿出还在转动的风邪盘,大声问道道:“你是老周罢?”


想到魂灵是无法与他说话的,蓝景仪又道:“你若是有话要对我说,便往西边走。我可以知道。”


指针果然往西边偏了。


蓝景仪暗道,这下可麻烦了,没有琴。


待到蓝景仪回到敛春楼,聂怀桑早已把事情谈妥,百无聊赖地品茶看扇,一见他回来,便招他过去坐下,道:“方才不是出去玩的罢?”


蓝景仪不隐瞒,道:“嗯,刚刚风邪盘有异样,我顺着指引在镇外一座小山上找到了老周的尸体和魂灵。我让他随我一起回来的,现在应该在附近。”


聂怀桑一愣,道:“难怪你拔剑呢,那掌柜的以为你是要当场把楼给拆了,脸都吓白了,慌慌张张跑出来没看见你影子,又等了一会儿没发觉什么才来与我谈事情。等等,你打算帮老周?”


蓝景仪感觉聂怀桑最后的“你要帮老周?”中含有的怀疑成分十分的高,怎么说呢,大抵和告诉他魏无羡把蓝氏家规背了个滚瓜烂熟,怀疑程度是一个级别的。


蓝景仪道:“自然要看他求我什么,要是不在理,我决计不帮他。哦,对了,怀桑你能帮我个事吗?”


聂怀桑折扇一打,笑道:“自然可以,说罢……不过先说好,要用武力解决的事情我可做不了。”


蓝景仪汗颜,聂怀桑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自信极了,让蓝景仪都产生出一种他身后泛起了金光的错觉,结果第二句话一出来,好了,一下从威风凛凛的老虎变成可怜兮兮的奶猫。


蓝景仪在内心默默扶额,道:“我想借一床琴。”


聂怀桑眼中顿时生出惊奇之色,问道:“琴?你不是说你不通么?”


提起这事蓝景仪就欲哭无泪,道:“云深不知处禁琴艺不精。”


“琴艺不精也禁?我的天啊,可你不是主修的是剑道么?还要分神学琴?”聂怀桑虽也是蓝氏藏书阁的常客,但抄蓝氏家规向来是过了脑子一会儿就忘个干净,几千条家训他记得清楚的也就那么十几条。


“本来是不用学的……可上次把在义城发生的事情告诉先生后他便叫我与思追一齐练琴。唉!”


“小孩子叹哪门子气?你不喜欢琴”聂怀桑笑道。


蓝景仪瘪瘪嘴:“倒也不是不喜欢,只是我更喜欢铜锣。”


聂怀桑忍俊不禁,拍拍他的肩膀道:“不错不错,很喜庆。”


蓝景仪忽地发现话题偏得有些奇怪,赶紧将话头扯回正题上:“我们上去看看罢?指不定可以找出些什么。”


聂怀桑摇摇头,道:“林掌柜觉得晦气,这几天反反复复叫人打扫那间屋子,我方才不死心上去瞧了,一点东西不剩。”


蓝景仪道:“啊?怎么这样,那你买下这栋楼还有什么意义?”


聂怀桑笑了两声,道:“这倒没什么,这地段好,好好整一下发展一下别的生意什么的也不错。走罢。”


“去哪里?”


“去见我一个老朋友,他斫琴手艺不错,说不定新做出的琴还没挂出去,找他借一床古琴用用。”









[梧桐]柒

是个坑,主要是想自己爽

前文链接有空再补

剧情慢热


敛春楼果然已经开门了。聂怀桑提醒蓝景仪将帽子拉好,尔后再带着他一起走向敛春楼。蓝景仪低着头,耳边听得路边人絮絮叨叨的议论:


“真是不怕晦气,敛春楼死了人才过了几天就敢去,也不怕被阿裴一并索了命去!”


“你乱说什么!阿裴那么好一个姑娘怎么会无端害人!”


“你管他们做甚么?一个个都是被美色迷了眼的,你还想叫他们不要沉迷美色不成?你拉的回来么你?”


修仙人五感皆敏于常人,故蓝景仪听的一清二楚,虽明白这是他们凭空臆造的,但心里难免不舒服。他抬眸看向聂怀桑,见聂怀桑面色不改,也不知是听着了不当回事还是压根听不见。


敛春楼还是比蓝景仪想象中要好一些的,起码楼里挂着的几副字画还可以看的过眼,他们坐到外面望不见的角落里,好一会儿都没见着人来招待。


窗户基本上都关严实了,蓝景仪实在觉得闷得慌,便将帽子一把掀起,以手作扇扇着风,不满道:“好闷啊,怎么没见到人?难不成是空楼?”


话音刚落就听到楼上一声惊呼:“是客人吗?稍等一下我这就下来!”


聂怀桑提醒他:“你快把帽子带上吧,人一瞧见你这云纹抹额就知晓你是蓝家人了。”


蓝景仪瘪瘪嘴,不情愿又无奈地将帽子带好,喃喃道:“好闷,窗子没开。”


聂怀桑一想也是,那斗篷的确不薄,方才在外边有风吹还好,现下空气不流通实在闷热,他没套斗篷都觉得如此更别说蓝景仪,别给闷坏了。思至此,他从袖子里取出一条墨绿色的发带来——他睡前老是习惯将发带一解就随手塞到一条衣服的口袋里头了,第二天直接又是直接从抽屉拿出新的发带系上,故有多余的发带。


聂怀桑将手中的发带递给他,见蓝景仪迟疑,边道:“确实是有些闷了,你拿发带把抹额遮起来就不必带着帽子了,好歹凉快些。”他停顿一下,又继续道:“这不算犯家规吧?”


好像家规真没说不能把抹额遮起来……蓝景仪思量一番还是接过了发带系上,他末了说了一句“谢谢”,但不幸的是被一个利的女声完完全全盖过了过去。


“又是你!查查查,到底是要查甚么?那老周分明就是被他媳妇儿索了命去,你再查多晦气!我们楼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快走快走!”


被这么一撵,蓝景仪顿时心生不快,道:“我们都没说要做甚……”不想聂怀桑打断他,笑嘻嘻道:“林掌柜的,你这话有错啊……敛春楼生意不景气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桩事情,那更是……”


那林掌柜的气急,疾步走下楼梯,一拍桌子好得显出自己的气势,指着聂怀桑嚷道:“你什么意思?来我这又是为了查那些晦气东西又是乱说话的?我敛春楼的生意用不着你挂念,这不欢迎你们,赶紧出去。”


“怎么就是乱说话了?敛春楼生意不景气明明是事实!”蓝景仪如此讲道。


“你,你们!滚出去!!!”她气的发抖。


“你先别生气呀。做个交易,把敛春楼卖给我如何?”聂怀桑道,见林掌柜面色缓了几分心中暗喜,继续道:“敛春楼在外欠下的债我也替你还了,如何?你可是一点也不吃亏。”


“当真?”天上真是掉馅饼了,如此大的好事叫她撞上了让她如何不怀疑。敛春楼在外欠下的银子可不是小数目。


“当然。”聂怀桑答。


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弱势一般,林掌柜可是思忖一番才勉为其难答应的,她双手环胸,十分神气道:“好罢,你随我来。”


大家吃我一口安利

😭😭😭
http://sheirenhaishizanghaihua.lofter.com/post/1e38b4a6_efe941f6

“阿凌莫要闹我了。”

私心追凌,画给十二的追追👀

[遇龙]贰

前文链接有空再补

赵云水米不进地在床上躺了一天,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诸葛亮试过捏他的双颊,双手沾上凉水触碰他的脖颈,还有突然一掌拍在床板上弄出声响……

都没个反应,臭狐狸真是好意思说养个小孩比养兔子好玩。

诸葛亮又撑着脸看着赵云安静的睡颜发呆,神游一会儿突然想起赵云毕竟是个人类,与他不同,总归是要吃些什么的,便念诀运风将窗外的桃花卷到桌案上盛水的小瓷杯中,那瓣瓣桃花甫一进入便成了羹,诸葛亮取来尝了一口才给那孩子喂下去。

不见醒,只是眼睫轻微地颤了颤。诸葛亮轻轻捏一捏赵云的小手:“赵云?醒醒。”

自然是得不到回应。

想来是因人不拿桃花羹做主食的罢,诸葛亮思忖一番还是决定给赵云做点什么吃的——虽然他活了几百年只做过桃花羹和桃花酿。

诸葛亮幼时倒是嗜品人类的小糕点,也幻想着长大后在自己的院内设一间专门做点心的屋子,也只是幻想而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美味的小糕点失去了其本身原带的味道,诸葛亮便再也没吃过了。他变化出一套雪白的袍子来,及腰的白发染了墨,被他挽起束起发冠。

他还记得要将桃源的迷阵解了以免小家伙在他不在时醒来误闯进去,只在桃源口留下一道禁制。

诸葛亮许久不出桃源,好在桃源内日月变化与凡间一般,不似那天宫一天人间一年,不然他可能又要迷路了。

上一次来逛似乎是几年前?还是十几年前?

忘记了。

诸葛亮看书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对路却是完全记不住的,方才还自信随着感觉要寻之前同李白一齐喝酒的酒楼,这会儿便处身静谧的青砖小巷里。实属无奈,他躲到角落里使了仙术,隐匿了身形借风飞跃空中,从上俯视方才看得清楚明白,他落到抵达大道还得拐上两个弯的小巷里头显身形,整整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衣衫才迈步走出。

诸葛亮不知赵云喜好什么便让小二将他们酒楼里头所以菜品都做出来——除去一些听起来就觉得油腻的肉菜和所有糕点。那店小二是个爽朗的少年,见诸葛亮要了这么多的菜下巴几乎都要惊掉下来,难以置信道:“公子确定要这么多吗?你一个人如何吃的完?”

“不是我吃的。”诸葛亮笑笑。

那店小二似乎还想再问,就听得掌柜的一声警告忙着招待去了。因诸葛亮点的多,酒楼生意又红火,拿到菜品的时间便拖慢了些,再加上之前他迷路耽搁的时间,这一趟出来着实称得上久了。

出乎诸葛亮意料的是,赵云已经醒了。他提着木盒,甫一过了桃源口的禁制就见赵云双手抱膝坐在桃树下,大概是睡了许久的缘故,赵云丝毫不见疲惫之色,一双黑眸盛着银河,见到诸葛亮那一刻笑得眉眼弯弯:“哥哥。”

诸葛亮惊觉不对,他可比这小孩大了几百岁,于是他纠正道:“别叫哥哥。”

“那叫先生。”

“为何叫先生。”

“不知,婵儿教的。”

诸葛亮摇摇头,觉得再问不出什么来,且赵云还没吃东西,便不再继续,喊上赵云一起回了小院。


[梧桐]陆

咸了好久,赶紧除一下老福特的草

    是个坑,主要是想自己爽

    剧情很慢热

    前文链接有空再补


第二日,蓝景仪早早就来敲聂怀桑的门。聂怀桑也就在蓝家求学那段日子是按照着蓝家作息来的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就是回归他子时息巳时初起的作息了,甫一早起倒不习惯了。


须知他昨日回来之时同蓝景仪将明日一早便要去查事情,这才揉着太阳穴悲吟一声,感慨一下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起床的毅力,这才怏怏地爬起来洗漱。


本以为蓝景仪自己会先用早膳的,下了楼却不见蓝景仪人,一问董掌柜,她道:“小公子在后院练剑呐!你怎的不劝他先吃了早饭再去?”


聂怀桑这才想起蓝家家训有云——云深不知处内不可家宴时尊长未动筷而自行动筷,虽此处不是云深,但那礼节已是刻在骨子里头了哪有那么容易就丢了去?


“且先把东西热一热罢,我去叫他。”聂怀桑道“备好马车,一会儿我带上景仪一同再去一趟敛春楼。”


他话音刚落,董掌柜便一掌打在他肩膀上,扯起嘴角露出一个不能称之为笑的笑,她道:“在人家小孩面前我给你留些颜面,现在他不在,就没什么必要了。你听听你这是在说甚么胡话?蓝家的亲眷子弟怎肯答应进入春楼且那小公子还是个未及弱冠的少年。”


聂怀桑故作痛苦之色揉着肩膀,道:“唉,你下手也是不知轻重的,肩都要被卸下来了。敛春楼现在就是一座空楼,除了掌柜的就只剩一两个女人,他去了也没什么的,而且你瞧啊这小家伙哪有已经开窍的样子,没问题的,去准备罢。”


两人到达敛春楼时已是巳时末了,蓝景仪一路上出奇地安静,连车帘都不曾拉开过瞧外边的景色。聂怀桑发现他的耳根早早地就红了个透。


“要不等下你在这附近转转罢,我去敛春楼里头就好了,大概一个时……”聂怀桑话语未尽,蓝景仪便像只小奶狗一般巴巴地望着他,道:“我想同你一起去。”


蓝景仪心中想到,当初既是自己说要求与聂怀桑一起查这件事情,他便不会跑,就算他真的不想到那春楼里边。


聂怀桑不语,从车里拿出一件墨绿色的斗篷来递给蓝景仪,道:“且先披上罢,你的这身行头还是太容易被人认出来了。”


敛春楼位于这个小镇的主街道左侧,门前的灯笼看起来有些久了,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有意躲避,却又忍不住往敛春楼里踮脚瞧上一瞧。


一个手持风筝的孩子飞快地跑,欢天喜地的,跟在他身后的女人却一脸焦急地抓住他的一只藕节宽的小臂将他拉回来,训斥道:“你又忘记我说的话了!那道貌岸然的在敛春楼里走得那么惨,阴魂定是还留在那不肯走呢,你这么向那跑也不怕被他捉了去!”说着一边将他拉扯向街右道走了。


“我才不怕,我会仙术,我可以与妖魔鬼怪大战三百回合!”


“你就嘴上功夫厉害!那老周是个无赖,自己媳妇都打,打你个旁人肯定更是不留情,你怎么和他打?!快走快走!”


聂怀桑与蓝景仪看完这一出,道:“我们走罢,敛春楼还没开呢,我们先去另个地方。”


两人一同进了附近的一家酒楼,在大堂挑了个靠东南角的位置坐下了,招来了小二要了几盘桂花糕和杏仁糕,还有一壶热酒。


隔着一两张空桌,有一堆人围坐一圈,絮絮叨叨地在议论。


“老周被索了命去,那是他自作自受,他活该!阿裴多好一个姑娘啊!生了病都去干活,那日她在河边洗衣服时候我劝她快回去歇着,她不肯我也没再劝便先晾衣服去了……回来时人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洗的衣服还在河边呢,我以为她是忘了什么回家去拿,没想到第二天上街就听到城东的小丫头说她在河边看到了阿裴的尸体……”中年妇人越说越哀痛,积攒的眼泪终于是落下来了,她一旁的年轻女孩不断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也没起多大作用,她依旧是拿着帕子擦眼泪。


“哎哟哟,我这才想起来,阿裴病了的时候,她的那个表妹给过她银子的叫她拿去治病的,我见着过。怎么没见她好好听话,拿着银子治病去?”


“那还用说?铁定是老周抢了阿裴的银子去同莺莺燕燕潇洒去了!那是阿裴的治病钱啊!怎会有如此狠心的人!”


“呸!他也配?他就是个畜生!”


他们又说了许久,突然,一大汉怒而拍桌,桌上装着茶的小瓷杯都微微挪了位置,他大骂老周,用的是清河方言,蓝景仪听不懂,只能靠着语气感觉那大汉的情感,心中咂舌——那人可真是能骂的,竟不带重复的。


大汉似乎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又是一拳头砸在木桌上,声响之大把楼管里头的视线都吸引过去了,他继续道:“换我是阿裴,死了也要将他一同拉下去!把他摁在阎王爷面前,让他给我磕头!”


几个青年人纷纷附和,那大汉似乎受到了鼓舞,粗俗话语越来越多,蓝景仪越听越难受,只觉得那大汉是只半夜扰人清梦的蚊子,或是苍蝇。一直静静待着的聂怀桑将未吃完的糕点放下,站起来身道:“好了,也该开了,我们走罢。”


路上,聂怀桑问他:“理清楚了吗?”


蓝景仪答道:“大概吧……镇上的人都说那老周是被他妻子阿裴索了命去,可鬼魂不会断人骨头,是厉鬼就说的过去,但这七日内似乎是没有别的人为邪祟所害的,阿裴变作厉鬼不成立。老周的死,应该不是阿裴做的。”


“……那个阿裴的表妹是个假的,我让人调查过,阿裴唯一的妹妹三年前因肺痨过世了。”聂怀桑道“那个所谓的表妹,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昨日那个小姑娘的笛子是她的哥哥送给她的生辰礼物,而他哥哥是花了银两从下药人那买到的,看来是阿裴对下药人有恩,她想救救阿裴便当了他的笛子,后来阿裴因老周死了……”


蓝景仪道:“所以她就要老周赔命……那为什么要断老周的手?”


“老周那双手打过阿裴。”


“打自己的妻子?!那是自己的道侣啊他怎么可以这样!?”蓝景仪忿忿道,恰巧踩着一个安静躺在路边的小石子,便拿那石子出气,一脚踢出去五六米远。


来人吃我安利!!?!我云妹真的是太苏了!!!!我永远喜欢子龙,就算他脸砸地板!!!!

[遇龙]壹

✔是个坑,慢慢填(?)

✔主要是想自己爽

✔白白和亮亮友情向注意,少量信白不打tag

那狐狸又来我这讨酒喝了。

诸葛亮斜倚在一颗桃树上休憩,悠悠地扇着扇子,一双桃花眼轻启微微朝桃源口处瞧上一瞧又阖上了——李白是老相识了,三天两头就往他这桃源跑,说是为了赏赏桃花遍野的美景,实际上就是来讨酒吃的,找个好听的借口罢了,说起来这狐狸这段时间也是少来了,怕是寻着了新的口味,也好,总算是可以让我这的桃树缓一缓了。

“仙君!仙君大人!!!”

出乎诸葛亮意料的是,这来人不是李白,竟是一个凡人——一个身着绣着含苞待放的莲花的杏色斗篷的豆蔻。他犹豫片刻,还是挥了挥手将桃源的迷阵撤去,自己却是使了诀,匿了身形于满天桃花中。

他心想,这武陵桃源虽是处于凡间中,但也不是凡人想进就能进的地,况且这人还知道他身在桃源中,可见是有求而来。

身处层层围绕着的桃林之中,目光所及处除了桃枝便是桃花,就连这地也是被桃花瓣铺满了的,犹如掉进了粉色的深海,挣扎不能,逃脱不得。那少女眼眶中的雾气因被包围的无助感和窒息感迅速凝集,无法承受般跪坐在地。忽地一阵温柔的微风拂过,带起一些桃花花瓣,她似乎可以将眼前的桃林看的真切了,眼角的眼泪终于还是落下了,她的声音却是清亮的:“仙君大人,谢谢仙君大人!”

诸葛亮这时才在她面前显出了身形,衣袂纷飞,不怒自威,一双明亮的桃花眸子含着疑惑。他开口道:“你是如何找到我这桃源还入了禁制的?你可知道,若是我不愿你来,你可是要在那迷阵里头迷失了的。”

那姑娘噙笑浅浅,道:“仙君不会的,太白哥哥说仙君人美心肠好,一定会帮我的。”说着,便将那斗篷给解了下来——原来她背上还背着一个小小的孩子!她道:“婵儿恳求仙君大人救救这孩子!”

诸葛亮简直是莫名其妙,稍稍俯身细细打量这孩子,分明只是睡着罢了。诸葛亮不解道:“你说你求我救他?我不过只是个守桃源的,求我有何用?我可不会医术,也无逆天改命的本事。你要求,也不该来求我。”

那姑娘张口欲要争取,就见一片冰凉的迷雾飘起,诸葛亮嗤笑道:“我这桃源今日好热闹,白龙神君竟也来了,让我想想,李白前些时候提去的桃花酿喝完了?”

“白龙?诸葛你也有猜错的时候呀?”话音刚落,那迷雾似细雪般齐齐飘扬着落下了,不见韩信,倒是李白笑嘻嘻地立在那姑娘身边。

诸葛亮冷哼一声,若不是你在脖子上挂龙鳞,掩盖住了狐狸气息,如何能猜错?

那姑娘只见过李白化作人的模样,现下他耳朵尾巴全显出来,难免被吓一跳,细细思忖一番才期期艾艾地喊一声:“太白哥哥?”

李白一手将那孩子捞起,塞到诸葛亮怀中,诸葛亮没设防只得手忙脚乱将怀里的小东西给包好了。李白念诀招来一只小白狐幻化的女孩——那是他族里最贪玩的孩子,平日最喜跟着李白四处游玩——他道:“婵儿,我定是会叫诸葛心甘情愿地将赵云照顾好的,你且先回去罢。颜儿你送送她。”

那颜儿一跺脚,忿忿道:“嘁,又打发我,等一会儿送完了我便自个在外边玩了。”

李白笑道:“成,你随便玩,别给我找事就好。”

颜儿微微扬起下巴,道:“我偏不,就给你找事儿。”

李白当然有法子治她,他道:“你敢在外边找事,我就让白龙来教训你,把你接到龙宫里头学学规矩,龙宫是什么闷地方你也是知……”

颜儿就这么被他压了一头,牵起婵儿的手就跑,还不忘回头扮个鬼脸,喊道:“哼,就知道带着白龙神君欺负我,看我回青丘去就把你的酒窖给砸喽!”

李白一笑置之,忽地身形一偏,躲开几片锋利的桃花,只见那桃花瓣似暗镖一般稳稳扎入地里,他惊道:“你这是要杀了我呀!也不懂得稍微打偏些,我若没躲开岂不是耳朵都被你削下来?”

诸葛亮嗤笑道:“我倒真想宰了你这狐狸,你在人间沾花惹草就罢了,扔这么个小家伙是何意?”

李白忙道:“打住打住啊,何来沾花惹草一说,我不过是顺手帮了一把那姑娘罢了。这孩子虽是凡胎但有仙姿,若是好好修习,假以时日必是可以成仙的。不过啊,白龙说这孩子不可留在凡间,他的贵人在这桃源里……你不是挺喜欢养些小猫小狗小兔子的么?一样的一样的。”

诸葛亮猛翻了个白眼,问道:“我懒得和你贫嘴,那姑娘家在何方?我将这孩子给她送回去。”

李白道:“没门,你可别想把他丢了,不过养他十几二十年罢了,多大点事儿?况且桃源就你一人住,这般无聊,多个小东西多有生气!”

诸葛亮冁然而笑,道:“好啊,我养他。”

李白欣喜道:“当真?”

诸葛亮道:“当然,不过我要凤凰的万年梧桐木做的古琴,上仙级别的龙龙须做琴弦,你的狐狸尾巴毛做琴穗,你做到了我便养他。”

且不说这琴的前两种材料多难得到手,按诸葛亮对几百年李白的了解,这狐狸特别爱惜他的尾巴毛,要他薅下他的尾巴毛来做琴穗简直是难于登天。

李白果真气急,道:“你!”

诸葛亮一笑,道:“既是做不到,赶紧把这小东西给送回去。”说着便把怀里的小孩送到李白面前,不想李白后退一步,咬牙切齿道:“谁说我做不到?十年后我若不能将琴双手奉上,你让我帮你酿桃花酿一千年我半句话都不会说。”

言罢,那狐狸就使了术法消失了。

“你这狐狸,走了也好歹把这小鬼带走啊!”

诸葛亮倒是真没想到这种要求他都可以接受,无奈地摇摇头,将怀里的孩子抱高了些,回了他的院子。

他心想:养小孩哪有养那些小东西好玩?